首页 > 协会在线 > 书法家协会 > 文艺人物 > 周良喜

欢迎访问秦巴文艺网!

灿烂·文学与艺术的典藏-小雅

2016年03月14来源:秦巴文艺网作者:

 

本名李慧改。在东风汽车公司某企业工作。湖北大学汉语言专业毕业。系十堰市作协理事,东风作协理事。喜欢读书、朗诵、旅行、剪纸等。2005 年开始文学.创作,先后在《小说界》《青海湖》《宁波晚报》《东风文艺》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。 

 

世人多爱野草闲花,君子更甚。屈子《离骚》里香草馥郁,香木清雅,令人如初入兰室。而最近乱翻比《离骚》更早的诗歌总集《诗经》,发现也是美人如诗,草木如织,蒹葭、卷耳、薇、蘋,仅仅这些散发着芬芳的名字,就不免让人心生好奇与欢喜。 

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”《诗经》里开篇《关雎》句子是许多人都熟知的, 曾好奇“荇菜”是什么东西 , 它虽然充当着配角,无声无息,却美化和烘托着淑女和君子的爱情故事,让我们不能忽视它的存在。后来终于得知,它是水生植物,新叶微卷,绽开成心形圆叶,嫩叶时可食。它有个小名叫旱叶菏,质洁比荷花 

更甚:只在干净的秀水里生长,污水中不见其影。 

草本纤细,女自柔弱, 她最大的愿望,就是“你耕田来我织布”,可是丈夫却被征兵拉到千里之外生死未卜。她守着枯灯“首如飞蓬”, 心中黯然,“谁适为容。”“飞蓬”就是风中乱飞的蒿草啊,此刻,它如此轻飘,又如此沉重。 “焉得谖草?言树之背。”哪里可以找到忘忧草啊,能消除掉记忆的痛苦?这里的野草,带给读者的已不再是闲情逸趣,而是对思妇的同情,对战乱的反感,对古典诗歌魅力的感悟。 

记得小时候跟伙伴到野地,有一种花生米大小的长着 刺儿的东西爬到衣裳上就不走了,大人们告诉说它叫苍耳,是一种中药。后来,在诗经里我找到了它。这便是《采采卷耳》:“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”。翻译成白话就是:采呀采呀采苍耳,半天不满一小筐,俺呀想念心上的人,菜筐丢在大路旁。读着文字的时候, 

脑海里就浮现一个身着蓝布衣裳的纯朴村姑,一边采着苍耳,一边思念着心底的他。想着想着手也忘记了动作,不由自主的偷偷的笑了。这是多么细致的场景,多么生动感人的故事情节啊! 

《诗经》本是出自于民间的歌谣,因此就带着地气,在有关农事的主题里,除了播种,采桑等主要农活,还有以采野菜为背景的诗歌令人瞩目。除了采卷耳,还有《采薇》。其中脍炙人口的便是 “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”,“薇”原本就是个很好听的名字,难怪有很多女孩子叫紫薇、雨薇。真的,在读这个字的时候,上唇和下唇微微前伸,舌尖含着湿润,轻轻的念出这个字,有种让人荡气回肠的柔情蜜意充溢其中。假若你是个男子,那个叫薇的女子跟你撒娇生气,嘟着嘴,故意不理你,越发显得娇憨可爱,你会不会把她捧在手里怕飞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?当我查到这个“薇”原来就是野豌豆苗的时候,便会心一笑。因为豌豆苗有着纤细的茎秆,嫩绿的小叶子,粉色或者 

白色的像蝴蝶一样的花朵,在原野上茁壮的生长,无需招摇,便会让人眼前一亮呀! 

有一诗句,读之让人浮想联翩,歌之让人柔肠百结现实场景里它美若仙境,思维幻景中它空灵飘渺,这便是《蒹葭》。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。烟波浩渺的水岸,芦苇摇曳,鸥鸟飞翔。淡淡的薄雾里,那个临风而立衣袂飘飘的白衣女子,怎不让他日思夜想!也许,每个人内心都有一片“蒹葭”,它也许是你最疼的亲人,也许是我最爱的恋人,也许是他最默契的友人;也许是你的牵挂,我的灵感,他的飞翔。就像那岸边的芦苇,郁郁苍苍,永远绽放在心的海洋。拥有一片心的“蒹葭”,就会在老了的时候,也不会因孤单而寂寞。 

一首诗歌里,有场景,有人物,有情节,有发展,有感情,有动作,有开始,有结果,情景交融,栩栩如生。这该是长篇叙事诗了吧?而诗经《野有死麕》仅仅用了 47 个字:“野有死麕,白茅包之。有女怀春,吉士诱之。林有朴樕,野有死鹿。白茅纯束,有女如玉。舒而脱脱兮,无感我帨兮,无使尨也吠。”这真是描写情动时刻最简洁动人的诗。而诗中的“白茅”不仅仅是禾本科植物,而成为风羽之物,以意象飘游在大地上。它洁白,温软而柔顺,让意念飞扬,白茅便化作那温润如玉的女子,不高傲,不低眉,只是欢欢喜喜的陪你在秋凉的野地漫步这是多么温暖的场景。据说白茅的初叶称“荑”,所谓柔 

荑是古时女子玉手的美称,“绕指柔”不仅仅是白嫩,更是一种不开口却会说话的温柔在! 

春风醒了,桃花笑了,在田间地头,在农家院落。人面桃花相映红,沿着时光隧道穿越到春秋时代,看一看那儿的桃花吧。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桃花是属于民间的,犹如乡村的女子,少了城市的脂粉,多了天然的野性,有一种纯朴的可爱。而她们,也有一颗朴素的心:嫁人后好好在家辛苦劳作,相夫教子。只是重回到今天的“桃花”们,已经不喜欢待在乡下,而拼命的想在城市站住脚。这不怪她们,因为如今的乡村已经没有适宜她们生长的土壤。 

不知道这世上的植物花草是有名字的多,还是没名字的多。它们不像人类一样,都有个名字作为符号以区分你我。诗经里有一颗草,经历了千年的风吹雨打,阳光照耀,如今依然四散在田野上。只是它千年前叫“芣苡”,如今叫车前草。“采采芣苡,薄言采之。采采芣苡,薄言有之。”这首诗同样是写女子劳动的歌谣。只是从内容可以分辨出采薇和采卷耳的是未出嫁的姑娘,而采车前子的大约是孩子他妈了。她们边采便唱,以乐心,度俗世。表达了“生虽是艰难的事情,却有许多快乐在这艰难之中”。对人生,对命运,对生活,采取这样的态度,应该没有过不去的坎。 

艾蒿、蕨菜、益母草、木瓜、葛藤、紫云英;芍药腊梅艳,荠菜苦菜鲜。这些在《诗经》里静静开放的闲花野草,以它们的文学艺术之美,拥有着永不枯竭的生命力。花儿一呼一吸,草儿一颦一笑,我们,就静静的聆听它们的声音吧。 

[原载《青海湖》杂志 2013 年 18 期]